瑶族大化县雅龙乡弄往村小学

  大化瑶族自治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中部偏西北的洪水河中游,清晨我们从县城出发,坐二个小时的长途车到雅龙乡,在从乡府驱车一个半小时,便来到了我们这次一本书计划准备送书下乡的目的地—弄往村小学。

  若是作为一名旅客,相信你无法不被这里大自然的雄奇所打动,绵延几百里喀斯特地貌的奇丽风光,没有霓虹灯,没有过分的旅游开发,这里是一片纯粹的自然,相比于代表着广西旅游招牌的桂林和阳朔,也许广西最最自然的风景一直就深藏在这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中。

  如若你不再是过路的旅客,而是这山里土生土长的瑶族同胞,又将会是怎样的情境?这里的石山不适合大面种植任何作物,只有在山与山连接的狭窄的洼地里可以开发出有限的农田。微乎其微的玉米和蕃薯是他们一年的食粮。这里没有水,每家房顶上面都要砌上一个大大的水泥窑池,用以收集雨水,以此来解决生活中所有的用水问题,是名符其实的靠天吃饭。

  在中国GDP持续增长至世界第二的今天,不知还有多少像雅龙乡一样穷困的山村,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蜿蜒盘旋的公路可以到达大化县城,甚至是更远的城市。对于这山里的同胞来讲,这是通往外界的唯一的路途,也是不折不扣的生命线。

  弄往小学在雅龙乡更偏僻的地方,2010年8月24日,我与支持西部开发的志愿者们在雅龙乡团委书计韦柳葵的陪同下一同来到了这所学校。这是一所希望小学,从一到六年级共200个学生住校学习。两层教学楼依山而建,全部的面积就相当于一个篮球场。简陋的教室,阴暗潮湿的宿舍,上下铺的小床本就不大,却还要挤上六七个孩子,没有课外读物,没有体育用品,一个足球是他们全部的课外生活,他们的家长大多去了外面务工,有的家长甚至好几年都不能回家一次,上学期间,孩子们都住到学校。放假时回到家里,与他们的爷爷奶奶们一起做做农活,相依为命。

  我曾经认为对于像我一样80后出生的人来说,算是没有真正经受过苦难的一代,然而来到这里,看到这些2000年前后出生的孩子们,竟还过着如此艰难的生活,我不禁心生酸楚。由于我们到来的时候正值暑假期间,因此学校里没有学生,校长专门从二十几里山路外赶来与我们会面。当他了解我们的一本书计划专为贫困学校募集图书,他显得格外激动。他告诉我,整个学校几乎没有适合小学生的课外读物,学生们特别期待智力开发,连环画和百科方面的图书。另外,对于这些和年迈的老人相依在家的孩子们来说,有关农村种植养殖以及基本医疗和法律方面的书籍也显得弥足珍贵。

  在离开学校之后,我们打算去走访两个家庭。也许是与外界隔绝的太久,这里的孩子们见到生人就躲得远远的,但对于我们的相机镜头也充满了好奇。他们躲在大树后面,偷偷地观看。我们还是来到了一个瑶族的家庭,在我们的努力下,孩子才羞怯地和我们坐到了一起,他就在弄往小学读四年级。我问他几岁了,他说不知道。陪同走访的乡团委书记韦柳葵向我们解释,这边的孩子几乎都不知道自己多大了,没有人这样问过他们。在他们的心里,也没有关于年龄的这种概念,父母也没有记录孩子年龄的意识,这不足为奇。我把用相机拍摄到他们学校的照片给他看,他觉得很熟悉,很神奇,这才同意我也给他拍摄一张照片。我答应他,下次送书来的时候,一定会把照片带给他,满足他的这个小小的心愿。他终于笑了,笑得很灿烂。

  在与志愿者聊天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他们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这边的孩子们将来的理想是什么,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回答是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我想对于这些外出务工者的子弟们来讲,打工是有朝一日能走出深山,走向外面世界的唯一出路,由于生活的窘迫,这是他们唯一的意识。“读书改变命运”这句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显得苍白无力,读书的前提是识字,在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并免除一切学杂费用的今天,这句话才算是有了真正的意义。我想告诉孩子们,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读书来了解外面的世界了。

  我相信,随着文化的普及和思想意识的提高,改变家乡面貌的理想会从这一代有书可以读的孩子们身上陆续得以实现。在此,我还要向那些驻扎在乡村,支持西部大开发的大学生志愿者们致敬。

 

 

《瑶族大化县雅龙乡弄往村小学》的评论(共 1 条)

  1. 韦相甲 说:

    2013年04月24日 12:31

    有你们的光临,孩子们可能就像做梦般的美,因为这个样的环境中他们可能是比较孤卑,
    我也是从这里面出来的,回想我的时光与外面城里的孩子有万里差别,哎,一切的一切,一言难尽,将这一切吞落肚中,冷热酸甜自知

我想发表我的看法: